fbpx

「專訪」 Mills Wong

「專訪」 Mills Wong

 

現今的世界是一個真實時代;也是一個虛擬時代。平時裡發生的日常事務,如今卻也能在網路中看見,舉例來說,以前買件衣服都需要前往百貨商場親自挑選、試穿,但現在有了科技的加持,人人都能隨時隨地在線上選購自己心愛的衣物。究竟網路科技為人來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或者說,網路科技對人們的生活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註冊企業心理學家黃仲遠(Mills Wong)談到,網路與科技的興起逐漸改變人類生活形態,同時影響人類的行為動機,尤其是網路平台上的自我展演,更是一個有趣的社會現象。Mills指出,由於網路中介了人類的生活,許多學者、專家開始研究網路科技對人類的影響,而自己則從網路心理學(cyberpsychology)面向探究各種社會事件。

科技中介人類生活形態,難道溝通真的變少了?

近年來,即時通訊軟體的蓬勃發展已經超越過去以郵件傳遞、電子論壇、Forum參與的形式,成為現代人溝通的重要媒介。溝通,是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互動,當我們與他人溝通時,也表示著我們正與他人傳達共同訊息、觀念和態度,建立共識或獲得意見的調和。換言之,溝通是雙方或三方意見交流的過程,透過溝通,建立一個相對等的共識,滿足彼此需求。

以前人與人的溝通模式多屬面對面發言,但現在有了通訊軟體,許多人即使見面也未必選擇直接對談,反而享受於行動裝置內的娛樂世界。Mills認為,網路的出現確實提供人類更多發言機會,讓人們更善於表達自己,一些平時不善於發表意見的人也能夠暫時躲在通訊軟體身後與他人交換意見。Mills指出,即時通訊軟體WhatsApp、Line、WeChat的應用也未必是件壞事,這是因為膽怯者或不善於表達意見者可以藉由這類平台改善自身溝通方式,降低焦慮、緊張。他繼而說道,即時通訊軟體並不會減低人類溝通次數,只是換個平台、換個模式進行發言,或許有些人能夠從網路上獲得愉悅、認同,因此網路溝通對他們來說是必要的。

一班朋友出門聚餐,當美味佳餚捧到桌前,大家第一個舉動就是「先拿起手機拍照」,隨後上傳打卡Facebook、Instagram,「手機先食者」成為無可阻擋的趨勢,而這樣的趨勢也能在朋友聚餐中產生共同話題,進而衍生溝通的意義。Mills表示,倘若一個人的性格是不太喜歡和他人交流,即使他與一班朋友在外,也不見得會主動與他人搭話,反而是一個愛說話的人,會主動拿出手機找尋當下話題,這時候溝通與交流也就開始產生。以網路心理學的角度詮釋此現象,即時通訊軟體並沒有降低人類的溝通機會,反而是關於個人的心理狀況,即是現代人為何喜歡在網路上發言勝於線下溝通。

現實自我 x 鏡中自我 x 理想自我

在心理學上,人格(personality)是指個人獨特、穩定的行為模式。美國著名心理學家C. Rogers指出,每個人都有兩個自我:現實自我(actual self)與理想自我(ideal self),前者是指個體在現實生活中獲得的真實感覺,也就是當下的自己;而後者是指個體為了迎合社會大眾的需求,進而改變自身外貌,包括微整形、健身、瘦身等,甚至進行一系列的印象管理。

Mills對C. Rogers的說法進行補充,他將人類性格劃分為盲目自我(blind self)、真實自我(actual self)和開放自我(open self)。盲目自我是指自己看不見,但他人卻一目了然的區域,也就是說自身容易忽略的習慣;真實自我就是當下的自己,每個舉動都是擁有個人意識的行為;開放自我則是指他者都看得見的區域,包括個人行為、態度、想法,但開放自我的性格很容易造成自己成為他人眼中的自我。換句話說,個體將會公開讓大家看見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個體。

事實上,各個社群媒體都存有不同的社會功能,比方說Instagram是以視覺為主的社群,它更能夠承載與展現個體特色,因此許多人使用Instagram作為建立個人認同的重要工具。大部分的Instagram用戶拍了照片之後,使用各種編輯軟體進行修圖,再搭配些許文字敘述,把自己打造成「網紅」。其實,很多Instagram用戶非常重視他人給予的「like」,這個like對他們淶水是一個建立認同的重要來源。透過這些點讚,Instagram用戶會覺得自身被他人看見,被他人重視,從而建立個體的自信心。把角度轉移到Facebook,Mills認為,Facebook比較傾向於「真實我」的社群平台,因為身邊的朋友都是來自於現實生活中的朋友圈,因此不需要在網路上特別包裝自己。

親子互動:產生經歷最重要

現在的小朋友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行動裝置和網路平台上,這也表示孩子們從網路中獲取娛樂,但Mills建議家長不應該直接沒收孩子們的手機,因為這會影響孩子們的快樂來源,畢竟孩子們從網路上得到許多樂趣。Mills認為,家長可以慢慢減低孩子們使用手機的次數,再來就是帶孩子們出外郊遊,產生經歷,方能促成親子們的話題,進而提高家庭成員之間的溝通。

因為孩子長時間待在網路上瀏覽平台、觀看影片,甚至在網路上與他人互動,進而獲得更多重視感。為什麼這些孩子喜歡在網路上尋求重視感?家長必須瞭解孩子們的內心想法,或許是家長工作忙碌,沒時間與孩子們相處,因此孩子才需要到網路上尋求重視感。家長必須適度瞭解孩子需求,才能促進雙方之間的互動。倘若一個爸爸突然之間斷開孩子們的網路連結,意即孩子們頓時失去依靠,如此一來,孩子們只會變得孤僻,不太想和家人對話。

鍵盤殺手:是受害者亦是施害者

網路霸凌現象日益嚴重,與傳統霸凌行為最大的差別在於,傳統霸凌通常出現在校園,以大欺小、強欺弱的行為欺壓受害者,而網路霸凌則是透過電子郵件、貼文、私人訊息等形式威脅他人,以造成受害者面臨精神傷害。由於網路擁有散播的特性,一旦發生網路霸凌,場面較易不掌控,同時傳播速度快速,影響層面更廣,因此網路霸凌的傷害性往往比傳統霸凌還要大。

Mills指出,網路霸凌事件層出不窮,主要原因是匿名效應(anonymous effect),這個效果只會把事件的嚴重性擴大,正如許多網路霸凌者認為,只要躲在電腦螢幕後發表意見就不需要負責。網路霸凌最常出現三種人物,即(一)主動欺凌者、(二)輔助欺凌者、(三)觀察者。主動欺凌者在網路上運用惡意手段,將肉搜出來的個人資料,反覆分享在各社群平台,再以散佈謠言、誹謗攻擊受害者,而輔助欺凌者的角色則是在網路中參與論戰,進行騷擾與排擠,加強整個過程的嚴重性。觀察者則是整個過程中的局外者,他不會直接參與霸凌,但可能會回覆一些簡單的emoji,抱著「看電影」的心態觀戰。

遇上網路霸凌,Mills建議應立即切斷所有與網路的連結,這是最快且有效的方法。再者,家人或朋友應多帶受害者參加線下活動,讓受害者遠離與脫離線上世界的虛擬,減低傷害性。值得注意的是,曾有研究團隊針對亞洲區整理了一份報導,文章指出約六成的受害者曾經也是其他網路霸凌事件的施害者。換句話說,這些人曾在網路上遭受語言攻擊,因此會不自覺產生「報復」行動,以相同方式發洩他人身上,以減低自己曾被網路霸凌的傷害性。正因為如此,網路霸凌現象不但沒有被解決,反而會變得愈加嚴重。

 

發表迴響

Wishlist 0
Continue Shopping
%d 位部落客按了讚: